财新传媒
2013年12月01日 09:58

让艾滋病成为社会转型的探路者

让艾滋病成为社会转型的探路者

“艾滋病远不止是一个健康问题:它是一个发展问题,一个人权问题,一个有关社会公平、性别平等的问题。” 两周前,我受邀参加了“第十一届亚太艾滋病大会”,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副署长简·比格尔(JanBeagle)在会议期间接受我的专访时,这样对我说。

在她看来,艾滋病应该是一个推进更广泛问题的切入点,比如人权、再分配的公平性和全社会的公正。“艾滋病防治可以成为一个社会转型发展的探路者。”

从美国抗艾32年的历史来看,这个立论无疑是成立的,抗艾史就是一部人权斗争史。在中国,这个立论也是部分成立的,艾滋病推动了一些边缘人群的权利保护,甚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1月15日 23:25

带一本字典去巴黎(旧文)

带一本字典去巴黎(旧文)

那个写过几本《近距离看美国》的林达是带着一本书去巴黎的。他们(林达实是一对夫妇的笔名)是文革后中国最早的大学生,从“革命”的年代里走了过来,揣一本描写法国大革命的书——雨果的《九三年》——去当时的“革命现场”,一切都自然、合理,却又令人回味。这本书,与其说是可供“阅读”的文本,不如说更是一个符号,它将两个人的历史和世界历史中的大事件联系到了一起。

而我们,在2006年年末,带着一本字典去了巴黎:一本能装在口袋里的《法汉小词典》。其作用是完全实用性的,为了帮助我们读懂景点的说明,也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应付一下不会说英语的法国人。我们是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0月22日 17:39

从“最好”到“崩盘”台湾健保怎么了?

“台湾医疗大崩盘”——台湾《康健》杂志7月刊的封面文章以此为题。同一个月,台湾另一本知名杂志《远见》的封面文章是《台湾的病人谁来医》。而它们,不过是今年有关台湾健保负面消息的一次集中展现。

今年4月,台湾护士林美琪以《台湾护理师的黑暗期(The dark moment of nurses in Taiwan)》为题向美国CNN投稿,并附上护士边吊点滴边值班的照片,文图均被刊载。5月,台大医院外科总医师洪浩云在Facebook上发文《我为何最后决定放弃外科走医美》,一周贴文十则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0月30日 21:30

巴斯德之夜

巴斯德之夜

来里尔5天,基本泡在会场,惟有今晚的巴斯德研究所一行让我觉得,这原来不是一个乏味的城市。

来之前就对巴斯德研究所期待已久了。原因,当然是因为巴斯德。

这个拿破仑时代退伍军人的儿子干过些什么呢?我们喝的牛奶、啤酒、红酒等各种饮料,都会用到巴氏灭菌法,这种方法让饮料在保持风味的同时不易变质。这是巴斯德发明的离我们的生活最近的一项技术。

但他的成就远远不止这一项:他研究了微生物的类型、习性、营养、繁殖、作用等,奠定了工业微生物学和医学微生物学的基础;他指出是细菌让人们得病,因此医生要使用消毒法,英国医生李斯特据此解决了创口感染问题;用他的微生物学理论,他战胜过狂犬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9月29日 11:32

与病同生有多难?

我同情作为患者的王宝洺。如果不是挥刀砍向徐文,他和我报道过的干细胞治疗的受骗者、被精神病困扰的社会边缘人没有太大的不同。

在我见到王宝洺妻子的第一刻,我注意到她佩戴的那条金项链——项链的吊坠上写着“幸福”二字。

我能体会到这个女人曾经的幸福。在那些相册里,这个漂亮的、很会穿衣打扮的女人总是洋溢着幸福与满足的神色。从她的脸上,看不出“操心”二字。事实也是如此,在生病前,他的丈夫包揽了家中大小事务。“生病前,他对我特别好,我只需要做做饭,别的事都不用管。”她流着泪说,“我们俩自从结婚那天起,就没有分开过一天。”

但疾病改变了这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9月29日 11:31

请把你的愤怒说出来

这是一篇一直未能写完的采访手记。我第一次写下这个标题,是在9月16日,医生徐文被其5年前的患者王宝洺砍成重伤的第二天。那天,我在同仁医院待了大半天,不由产生一种虚幻之感:这是昨天刚刚发生过血案的同仁医院吗?

当天的同仁医院,表面上看一切如常,患者依然川流不息,导医小姐依然亲切。只有当我开口询问,异样才会出现——医生和护士们一边小跑着远离我,一边嘟囔着:“我不知道”,“我昨天没上班”,或者干脆称,“医院不让我们和记者讲话。”

愿意接我话茬的,主要是几个清洁工。一位女清洁工提到徐文不免惋惜:“只有四十多岁,人好漂亮,还没结婚……&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02日 11:18

我们为什么学新闻?

我1999年入大学,读的是新闻传播系中的“新闻学”,也是现在被人批评为“什么都不是”的专业。大一很少专业课,只有《中国新闻史》和《西方新闻史》。后者是展江老师教的,似乎是从古登堡发明印刷机开始讲起。但对我来说,第一次课留的作业印象更深——让每个人读《普利策传》、写读书笔记。那种视“扒粪者”为新闻最高境界的印象就是那时形成的吧?

大二开始学新闻采写,第一位老师是从清华外聘的李希光。似乎整个一学期都在学导语写作和会议报道——其实,是在学习如何从浩瀚信息中发现新闻选题和刁钻的角度。他最常做的事就是让我们对比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和《南方周末》对同一条新闻的不同处理。这时候,他的价值观似乎和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15日 20:46

维纳恩湖的三文鱼

Salmon From Lake Vänern

对镉米污染区的农民进行粮食补贴,让他们能吃到净米,这对于我们这个财政如此充盈的国家而言,难道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吗?

看了同事宫靖本期的《镉米杀机》,想起我怀孕时的一份饮食注意清单。

怀孕的时候我在瑞典。在自测怀孕,并与社区护士联系之后,我接到了一个来自当地“妇女健康中心”的电话。来电者是一位助产士。按照瑞典的程序,如果怀孕过程一帆风顺,除了一次B超外,全程无需医生介入,只需一位妇女健康中心的助产士负责检查,到了生产那一刻才转给医院和医生。

我的助产士鲍拉是个温柔的瑞典美女。对于我这样首次怀孕的女性,第一次见面的时间是1个小时。和以后每次半小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0月10日 20:01

黑车司机老张

“我虽然开的是黑车,但我凭劳动挣钱,不偷不抢。”他说,“我心里光明正大!”

看着老张把车趴在小区门口,我上前两步:“师傅,走吗?”

“去哪?”老张乐呵呵地对我说。

“地铁站。”

“那我不去。”说话时他仍乐呵呵的。

“为什么啊,去吧。”我劝他。这个时候正牌的出租车特难打,我知道。

……

“好吧,走。”老张打量了我一下,眼角在我硕大的背包上停顿了几秒。

“最近查得紧,”老张有点尴尬,“都是便衣,像你一样背一个大包,不小心不行。”

难道还有查黑车的女便衣?我深不以为然。

“你可不知道,我要是被查着了,得被罚死,几个月都白干了。”

“能罚多少?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0月10日 11:15

“糟糕,拆迁队又来了!”

“糟糕,拆迁队又来了!”

——童话故事和巴黎的城郊社区

这位崇尚机器时代、对几何图形十分痴迷的现代派建筑师有一句饱受非议的名言——“住房是居住的机器”

3岁的宝宝喜欢听各种故事,可是听完后往往对其中最具破坏性的语言印象深刻。听了一整套温情脉脉的“巴巴爸爸”系列故事后,他重复最多的一句是:“糟糕,拆迁队又来了!”

这句话出自《巴巴爸爸建新家》,由法国漫画家德鲁斯·泰勒和妻子安娜特·缇森创作于1970年。

故事的大意是这样的:生了七个孩子之后,巴巴爸爸一家的生活质量急剧下降,原有的住房面积严重不足,无奈间,有位人类朋友给他们找了一间闲置已久的“别墅”,虽说破了点,一家人还是高高兴兴地从旧货市场采购......

阅读全文>>